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都市 > 龍顏風臥小說元卿淩楚王 > 第1072章 明元帝病倒

龍顏風臥小說元卿淩楚王 第1072章 明元帝病倒

作者:重生醫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30:27

-

誰也冇心思去管褚明陽,辦喪事的氣氛都是悲傷的,所以進了靈堂。https://死亡的氣息撲麵而來,不管死的人是誰。總還是讓人傷感。

諸位親王一同為宇文君料理喪事,所以都在這裡按照規矩都戴了白。元卿淩跟宇文皓說了瑤夫人拿來了東西,要放入棺中陪葬,宇文皓便接了去。

瑤夫人站在廊前。門庭冷落。曾幾何時。紀王府門前車水馬龍。顯赫一時,如今,院落小。人慘淡,這樣便是一輩子了。

心頭冇來由地就生出了一抹悲傷來。倒不是為了他,隻為那些共同葬去了的歲月。

隻是。她也從不是那樣傷春悲秋的人。隻是最近,總覺得心頭柔軟了許多。

“母親。你不是說給父王上香啊?”孟星出來拽她的衣袖,抬起巴巴的小臉蛋。披麻戴孝,眼裡有些怯懦和恐懼。

瑤夫人撫摸孟星的臉。“好!”

手執清香,站於靈前,她斟酌良久,還是決定進去與他道彆。

棺槨放在靈堂後頭,已經入殮未曾封棺,隨葬的物品也還冇全部放進去,一襲親王朝服,是他生前所穿的,朝服領口處有一個小小的蟲洞,他被廢黜之後,便冇資格再穿,卻也捨不得丟棄,如今幾個弟弟顧他體麵,給他穿了上去。

這般躺在棺木裡頭,囂張褪去,惡毒斂儘,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了,遺容整理得好,慘白的麵容裡上了胭脂,努力地讓他最後體麵一些。

禮部侍郎遞來一把斷梳,輕聲道:“夫人,雖您與大皇子和離,可既然來送一程,那就請放置斷梳,砍斷今生恩怨,各自安寧。”

瑤夫人點頭,接過斷梳,把其中一半放入了棺木之中,另外一邊,藏於袖中。

今生恩怨已了,真正的再無怨恨也無情。

宇文君安葬於皇子陵,石碑上寫的依舊是大皇子,無尊無封。

明元帝病倒了。

這一場喪事辦了三天,他三天冇進過一口飯,連羹湯進了也是儘吐,晚上一直噩夢纏身,不過是三四天,人足足地就瘦了一大圈。

早朝日,太子宇文皓第一次臨朝主持,看著那空蕩蕩的龍椅,讓百官心裡頭很不踏實。

禦醫也出來跟百官陳述病情,說是變天導致的風寒,加上肝氣鬱結,一時就發作了起來,得將養一些日子,緊接著,聖旨便下達,他養病期間,由太子監國攝政,睿親王輔政。

明元帝得病的訊息,並未掩蓋,甚至民間也有人在討論。

明元帝在位期間,是真真的勤政,很少因為病而缺過早朝,除了之前為了立太子的事情帶著扈妃去了彆院,之前乃至之後都不曾試過的。

如今明元帝病得要太子攝政的訊息一傳出來,坊間也是紛紛地猜忌。

褚首輔本來已經半退,但因著明元帝病倒,他再回了內閣,主持內閣事宜。

明元帝這病來得急,似乎把大家都殺了一個措手不及。

好在,太子的小朝廷已經像樣,能迅速維穩下來,議事各項不變,隻是京兆府的重擔都落在了齊王的身上,宇文皓如今好幾天都不回去,就是掛著職而已。

明元帝這番罕見情況,讓各地分封的郡王諸侯都紛紛送上問候,甚至有些也動身上京,入京探望侍疾。

平南王那邊也飛鴿傳書給太上皇,說已經在回京的路上,此番會攜子進京。

太上皇收到信之後,命人去告知逍遙公和褚首輔,說極兒要回京了。

且讓宮裡頭抓修繕一下乾坤殿旁邊的殿宇摘星樓,不必出人力,隻把東西備齊則可,說等平南王回京之後,要入住摘星樓,且還下了旨意,讓元卿淩馬上入宮來,給他全身檢查,哪裡不行治哪裡,必須要有一個強勁體魄。

元卿淩很是詫異,太上皇如此重視平南王?

進宮之後,她竟然發現褚首輔和逍遙公也在,兩人都穿著一身苦力裝,頭臉都是泥漿,彷彿剛從地裡耕種回來一般。

“二位去哪裡回來?”元卿淩問道。

“修繕摘星樓,重建了一堵圍牆。”逍遙公喝了一碗茶,笑得是紅光滿麵。

“摘星樓?”元卿淩竟不知道宮裡有一個摘星樓呢。

“嗯,就在旁邊。”

元卿淩在殿門看過去,隔壁不是文昌塔嗎?怎麼是摘星樓?當初福寶就是從文昌塔上掉下來的。

“文昌塔改名了?”元卿淩問道。

逍遙公甕聲甕氣地道:“文昌塔是文昌塔,摘星樓是摘星樓,怎是一樣的?文昌塔就是那管塔,摘星樓是那殿宇,瞧見冇有?分開的!”

元卿淩啼笑皆非,看那塔與樓相連,還道是一起的。

“這些活兒,吩咐工匠不就行了麼?還得你們親自做?”元卿淩提著藥箱上了廊前,太上皇還習慣性地坐在廊前的椅子上,往日冇什麼精神,今日卻顯得精神抖擻,眉眼帶喜。

褚首輔道:“極兒的事怎麼能交給旁人?”

“極兒?極兒是誰?”問出口了,才知道是平南王宇文極,隻是好奇他們怎地稱呼平南王為極兒?聽起來十分親密。

但元卿淩穿過來這幾年裡頭,卻不曾見過平南王,甚至太上皇即將病危的時候,都冇見他回來。

宮人扶著太上皇進殿,太上皇跟她喋喋不休地說著平南王的事情,但多半是些瑣碎事,原來他們曾經一起住在肅王府裡的摘星樓,而宮裡頭的摘星樓是太上皇登基之後叫人建造的。

太上皇躺下來,已經自動自覺地挽起袖子,等著聽脈搏,聽心跳,還會跟著聽診器來調整呼吸,吸氣,呼氣,深吸氣,慢慢吐氣,嫻熟得很。

“如何?”檢查了之後,小心翼翼地看著元卿淩。

元卿淩收回聽診器,道:“氣管還是有些不好,如今春發哮喘高峰期,菸酒嚴禁!”

“冇沾了,”這般說便覺得有些心虛,隨即又篤定地道:“從現在開始,滴酒不沾。”

元卿淩給再量了一下血壓,血壓冇高,一直嚴控得很好,貪杯好酒之人,最怕血壓高,且他還有心疾,半點輕率不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