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都市 > 龍顏風臥小說元卿淩楚王 > 第1250章 送來的冊子

龍顏風臥小說元卿淩楚王 第1250章 送來的冊子

作者:重生醫妃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27

-

大軍開拔,氣吞山河,一路戰旗獵獵,漫天塵埃捲起,官道上,在經曆了一番地動山搖之後,漸漸地趨於平靜。

宇文皓和明元帝還站在城樓上,帶著百官,一臉凝重之色,尤其宇文皓,眼底更是充滿了複雜之情。

他是真的難受,這種難受像是在心頭上放了一把火,一直烤著他的心臟,焦灼,痛楚,難安,慚愧,內疚,說不出的各種複雜的情緒交織,讓他的眼底如同日頭映照下那赤湖般的紅。

明元帝也有些難掩的沉重,他的身份尤其尷尬,若說要振奮士氣,他身為帝王,禦駕親征,也一樣可以振奮軍士之氣,曾在乾坤殿裡聽三大巨頭說的時候,他衝動過,差點就脫口而出,說要禦駕親征,可惜理智始終是勝過沖動,他冇把這句話說出來。

其實說出來,大概朝中也無人會讚成,但是,他冇說出來,他冷靜理智的有些可怕。

初登基時,雄心萬丈,如今卻前怕虎後怕狼,這一刻,他直麵自己心底的怯懦,才意識到其實這些年當皇帝比起太上皇那時候,實在是太容易太容易了,不管是內憂外患,總有人替他分憂,而他在位期間,麵對過的最大危機最叫他煩心的事,就是兒子之間對太子之位的爭奪。

在這場爭奪裡頭,他失去了一個兒子,老三老四離京而去,他痛心疾首,後來太上皇一句話驚醒了他,是他當斷不斷導致這樣的後果。

他開始的時候始終不願意開戰,或許他是有怯懦的,但是看著城下的這些百姓啊,戰爭首先傷害的人就是他們,而他身為帝王,除非國破,否則,總有人護在他的身前。

他一直試圖去尋找彆的可能性,和談未必是好辦法,但他也想嘗試。

隻是,他也忘記了,這般的退讓,是真的會讓先祖流血打回來的江山,被北漠人侵吞,他將成為千古罪人,如今看著隊伍遠去,他心底有些東西彷彿被喚醒了,那就是身為帝王的尊嚴,身為北唐人的尊嚴,這份尊嚴,讓他頓覺寧可身死,也不能叫北漠人輕辱了去。

他側頭去看向宇文皓,他負手而立,身姿挺拔,披風獵獵,竟彷彿巍峨高山一般,叫人望之心安。

他或許做過最正確的事情,便是立了他為太子。

可誰又知道,當時立他,也是迫不得已,心裡並非是樂意的。

他心頭很安慰,對宇文皓道:“從今往後,你想做什麼,便放手去做吧,父皇會支援你。”

就像太上皇這麼些年一直支援他那樣,放手讓他大刀闊斧地改革。

宇文皓眸色複雜,幾欲落淚,“父皇,兒臣無用!”

明元帝不語,這句話,應該是他對太上皇說的。

在臨近城樓的一家酒樓上,喜嬤嬤和元卿淩也在看著遠去的隊伍,雖然已經看不見了,但是大家的眼睛都收不回來,喜嬤嬤眼底紅了,眼淚忍著,冇掉下來。

出征不需要眼淚。

元卿淩握住了嬤嬤的手,輕聲道:“他們很快就回來了。”

喜嬤嬤手裡顫抖,但卻笑著說:“是的,我相信。”

酒樓飯館裡的百姓對此次戰事也是議論紛紛,很多人拿當年的事情來說,當年太上皇和安豐親王他們是如何的厲害,讓北漠人聞風喪膽,這一次他們又再一次披甲出征,一定可以大退北漠,還邊疆的寧靜。

當年的事,在場很多人都冇經曆過,那個年代過去了,他們纔出生,但是有些故事在民間口口相傳,神化了,可那些輝煌是曾經有過的,北唐人的腰骨,曾經挺得很直很直,傲視四海。

明元帝和百官都走了,宇文皓卻冇走,依舊站在城牆上,遙望遠處。

顧司帶著一批禁軍在附近,冷狼門也有很多人潛伏在四周,防著殺手的出現。

元卿淩上了城樓,站在了宇文皓的身邊,悄然握住他的手,“我們回去吧。”

“我想多站一會兒。”宇文皓輕聲說。

“危險。”元卿淩提醒。

宇文皓瞧了一眼四周,道:“禁軍佈防,還有冷狼門的人在,殺手不會挑這個時候下手。”

元卿淩微微點頭,“那我陪你待會兒。”

他轉頭看她,伸手把她抱入了懷中,鼻頭便禁不住地酸楚起來,“老元,我心裡頭特彆的難受。”

元卿淩安撫著他,“我知道,這一次你實在是不能去,不過也不代表你什麼都不能做,你們抓緊研發武器,等懸賞令撤了,你便可帶援軍和武器奔赴戰場,和他們彙合。”

按照四爺的分析,一旦戰爭打響,北漠人不會再捨得花百萬黃金來拿老五的人頭。

他們拿這筆黃金是要製造北唐的混亂趁機而入,快刀砍亂麻地拿下北唐,但現在老將出馬,註定這一場戰爭不能迅速完結,所以,僵持下去最後他們會撤銷懸賞令。

宇文皓不語,但有哽咽的呼吸聲在元卿淩的耳邊響起,元卿淩也忍不住紅了眼角,但她也使勁地忍住,爭取不讓一滴眼淚落下。

這些年,她早把太上皇當做自己至親,愛他,寵他,敬他,如今看著他晚年出征,她心裡特彆的難受,不亞於宇文皓。

他們在城樓上站了有半個小時,才牽手離開,沿途禁軍相送,宇文皓自當太子之後,就不曾有過這麼大陣仗,這使得他的心頭也越發的鬱悶。

回到府中,湯陽告知說有人在正廳裡等了許久,說是安豐親王派來的人。

宇文皓一怔,快步便進了去。

正廳裡坐著一位六七十的老人,身穿一襲黑色的綢子,見宇文皓回來,他便站了起來拱手,“參見太子殿下!”

“快免禮!”宇文皓看著他,也回了禮,“敢問尊駕是?”

老人微微一笑,“老朽已經忘記自己的名字了,此番來,是安豐親王命老朽送來一份冊子。”

他說著,便從袖袋裡取出一本冊子遞過去給宇文皓,“太子拿好,老朽功成身退!”

宇文皓接過來掀開第一頁,眸色頓時放光,快速合上,拜謝,“多謝老先生!”

“不必客氣,老朽告退!”老人說完,便拱手作揖,然後大步而出。

“先生留步!”宇文皓急忙喊了一聲。

但老人卻仿若聽不到,徑直出去,離開了王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